他提到了亿万富翁巴菲特,表示巴菲特曾经告诉他,一条有价值的信息必须满足两个标准:它必须很重要,而且必须是可知的。

我不认为谁比谁能够更好的地了解经济,利率,货币和市场方向。橡树资本的投资理念中有一个要素就是我们的投资不是基于宏观预测。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对宏观无动于衷,相比于依赖对未来的预测,我们更依赖于研究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