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环境造成股指大幅下降,叠加部分上市公司较高的杠杆率,最后形成了微型的“通缩去杠杆”循环,负债端由于股票作为抵押物不断贬值,因此需要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不停补充质押。而收入端由于经济周期向下和调控政策导致上市公司收入缩减,一升一降的结果就是杠杆越去越多。更严重的是资产价格的快速下降和收入的下降导致了借款人信用下降,所以他们只能获得更少的信贷,进一步推高负债率,且这会以一种自我强化的方式持续下去,因为质押的债务是券商的资产,债务问题减少券商净资产,影响其借贷能力,因此引起一轮自我加强的紧缩小周期。

对于市场方方面面的质疑,刘士余说:“忠言逆耳利于行,甚至有可能在某一个特定的时点、特定的案件、特定的场合,证监会党委和我本人会因为某件事儿掉几根羽毛,(但是)同保护广大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这一天大的事比,掉几根羽毛又算什么呢?”谁也不能否认,刘士余治下的中国资本市场生态愈发公开公正、正本清源了。